第一次深刻感觉到打工人的卑微

  我在家健身时,外出打篮球的男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崴脚了,回不去,来接我一下。

  下楼拐弯看见他曲着右腿,一蹦一蹦地回来,脸色通红,满头大汗。

  回到家脱下鞋子,右脚踝鼓起一个小拳头那么大的包。我说去医院看看吧,他说自己心里有数,没伤到骨头,明天还得上班,大半夜的别折腾了。

  他一向不在乎这些小伤痛,第二天单脚蹦着去上班,结果打车太堵了,眼看着要迟到,他开了共享单车滑着去公司,结果路上因为避让右脚落地受力,似乎是觉得这个疼痛还可以忍受,他坚持到了公司,结果上厕所的时候,右脚再次受力,这次疼痛尖锐地扎进头脑,他疼的开始发抖。

  但是他手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他强忍着疼痛,完成任务时已是一身汗水。

  他发消息给我,希望我陪他去医院,然后自己打车,同事背到楼下,他坐车回家。

  为什么要坐车回家呢?因为要拿社保卡,不然无法报销。

  我回家时看到了坐在路边,双手抱着右边的膝盖,不让右脚落地,此时他的整只脚全肿了,而且肿胀蔓延到了小腿,青紫色的痕迹长条状分布在脚踝上下,看起来触目惊心。

  挂了最近的医院(地坛医院)能挂到的骨科的号,大夫让我们去拍x光,看是否伤到骨头,但是排队的人太多,这个医院又没有显示屏显示叫号,我们不知道前面还有几个人,只能被动等待着叫名字。

  期间多次问医生什么时候到我们,医生都是说:再等等吧。也说不清楚前面还有几个人。

  直到骨科医生下来协商后,才终于轮到我们,但是等我们取回片子,这位骨科医生没有打招呼就下班离开医院了。但我们还以为他仍然在放射室,一直在那里等着。

  中间我还问过负责放射的医生,骨科大夫是不是还在放射室里,他说是。

  等了15分钟后我再去问,他又说我们这是放射科,和科室医生无关,放射室里没人。

  一种无力的愤怒卷上心头,病人忍着痛苦在等医生,医生没有提前交代,没有交接就离开医院。

  后来我们挂了急诊,又去拍ct,彩超,中间又是漫长的排队,最后是输液。

  输液输到一半,他说:晚上回公司打个卡吧,这次要请假好几天,年假都快没了,今天不能白去。

  我说:我也想回去打卡。因为现在是实习,但是即将毕业,要租房子,那点实习工资根本承担不起押一付三的压力。

  等我们回家后,我去帮他打卡,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末班地铁,我扫了一辆单车。

  边骑车边想:在北京真的生不起病,以前没工作的时候摔了腿可以回家养一个月,现在呢?请假三四天都要斤斤计较年假还剩多少天,就算腿疼得难以忍受,还是要抽出一分心思记得考勤打卡,病情紧急还要担心能不能报销,要先回家拿社保卡,从医院出来还要记得打发票、让医生开请假条。

  回到合租房里,他想去厕所都不敢在客厅里蹦着走,因为怕吵到别人睡觉,这时我都会背起140斤的大男孩从房间挪到厕所,想想北漂哪有什么家,都是漂泊不定的,房子也是租来的,隔壁住的都是陌生人,哪管你伤了痛了。

  又想到如果我不在北京,如果我的公司离家没有这么近,如果我们没有住在一起,如果他举目无亲,那今天他似乎只能选择叫救护车才能去医院了。更别提后面一系列拍片子缴费的事情。

  当我把自己代入到这种角色,突然有一种悲戚感涌上心头,还有一种打工人的卑微心酸。

  所有在外独自生活的人都很了不起,但也希望大家都身体健康,平平安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