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劝解宣告失败

  
  朋友的劝解宣告失败

  怎么说呢,不知道我老公和我这位男性朋友是否具有代表性,我是觉得,他们压根儿没有意识到我作为一个女性,对陌生男性有意无意接近、没话找话“聊骚”的反感。

  我老公和我这位朋友都是很正直的人,平时也很尊重女性,但在这件事上,他们都觉得只要缓和了和这个配送员的关系,他未来还能继续给我们家送货并且不报复我们,就可以了。

  我则想到未来一有快递还要和这个人接触,就觉得别扭、恶心。

  第二天,京东客服给我打来电话,说是要再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核实一些信息。

  经过一晚上的冷静,我坦言我不确定这位配送员的行为是否算是“骚扰”,坦白讲,他也没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很可能只是想和我“交个朋友”,这种没完没了的搭讪别人或许可以接受,但我接受不了,我也不想刺激这位师傅,毕竟他掌握了我的很多隐私信息,我要求平台不要处罚这位配送员,甚至都不要告诉他我投诉过他,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更换配送员,以后我家的快递不要让这位师傅送。

  客服表示可以理解,并承诺24小时后给我回复。

  结果,第三天,这个客服又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和我家这边的配送网点负责人沟通了,负责人反馈他们的配送人员非常紧张,无法更换,以后他们会对配送人员加强管理,提醒他注意服务态度。

  听完这个处理结果,我直接怒了。

  我言辞激烈地表示这不是服务态度的问题,这是职业操守的问题,我不接受他们这么处理。

  “这个配送员的行为骚扰到了我,我以后不想再接触这个人,这个很难理解吗?我又不是天天收快递,一个月也就从你们平台买几次东西,能给你们增加多少工作量?我不投诉这个配送员,但我现在想投诉负责他们的这位物流负责人——他有没有对员工进行岗前培训、你们对配送人员有哪些监督管理?他的能力和素质符合做领导的要求吗?手下的配送员私下给女用户发信息,用户反映到你们那儿,你们觉得只是态度问题??您也是女性,您应该能理解我的感受,快递员不比其他职业,能接触到很多用户的个人信息,甚至能够通过我们的收货时间推算出我们是否独居、什么时候在家,平台对配送人员的监管是很重要的!你们这位物流负责人他自己有没有妻子、有没有女儿、有没有姐妹?如果是他家里的女性遇到这种事,他也会这么处理吗??”

  连珠炮一样质问完,我也表示,我之前就怕他们会对我的投诉有质疑,这位配送员给我发的信息我一直都没敢删。

  “如果我发到网上,这怎么也算是你们平台的负面吧?你们这么大的平台就是这么监督、监管配送人员的吗?就是这么对用户负责的吗??”

  估计客服也不知道跟我说什么才好,安抚一阵后答应我再去和物流网点协调。

  第四天,客服一早打来电话,告诉我他们已经更换了负责我们小区的配送员,以后那位配送师傅不会再给我家送货了。

  我还问了下他们决定怎么处理这位配送员,要求他们不要扣罚他的绩效工资,最好连我投诉这件事都不要告诉他——我说我这么做不是为你们考虑,是为我自己考虑,我不希望这位配送员受到处罚后心态失衡、来报复我。

  客服则一再承诺他们会做好对配送员的安抚工作。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真正告一段落,和家属也早就和好了,但想起这件事,还是觉得心里很别扭。

  到底别扭什么呢?

  大概是觉得家属并没有真正理解我想要让他帮我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吧。

  他觉得,对方给你发信息,你不回就是了,这有什么呢?以后大家不是还得接触吗?大不了以后你把快递都寄到你们单位,我周末开车去给你拿。

  我说我就是不想再和这个人接触了,明明是他做的不对,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添麻烦去迁就他??

  我老公无奈地反问:“那你以后还能不让他给咱们家送货了?”

  我说:“对!我就是不让他以后给我送货了,我要换配送员!”

  我老公表示很无语,总之,他就是觉得我的反应过激了。

  后来,当我告诉我老公平台真的给我们小区换了配送员之后,家属没有表示高兴,反而再次表现出忧心忡忡——“这下咱们家在这片儿可算是出名了~”

  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问他:“怎么就出名了?出什么名了?我被快递骚扰,我还出名了??”

  他看我脾气又上来了,马上噤声不再和我理论。

  不过,至少有一点我俩算是达成了共识:近期,我们都不准备把快递寄送到家了——这个派送员成了我俩共同的阴影。

  想到之前有一次,我俩刷抖音,刷到有小女孩遭遇成年人的性骚扰,我非常气愤,表示女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危险实在是太多了。

  我老公当时问我:“有那么夸张吗?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变态~”

  我当时很严肃地告诉他:“一点都不夸张!我身边就有朋友在幼年时遇到过亲戚的侵害,咸猪手这种更多,很多女性都在公车、地铁上都遇到过,我自己就遇到过好几次。我上高中的时候还遇到过流氓,拦住我说车坏了,让我帮他看看、想要动手动脚,幸亏我当时反应快、跑了,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后怕。你觉得夸张,是因为你是男的,没什么机会接触到这些!”

  写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别扭的是什么了。

  是那种无法与其说通的代沟,遇到不公后不被理解、反被指责的委屈。

  这种感受勾起了我潜意识里太多类似的情绪与回忆,只是在此之前,我以为我生气的对象只是我老公,其实,曾带给我这种感受的,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其他的人…

  “你就不应该给他道歉!就算道歉,你也该点他一下:以后您有事联系我就行了,别再给我老婆发信息!”

  “那好,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平时骚扰你的还有谁?你告诉我,我现在一个一个给他们打电话!”

  ——想到当时吵架时的这段对话就觉得很无奈。

  更无奈的是,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我之所以对这次争吵这么愤怒、这么委屈,是因为这种感受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而曾经如此对待过我的人,我已经没有机会或必要再与他们去争执反驳了。

  即使感情很好,也有无法解决和说通的差异与矛盾。

  而这些差异与矛盾,很多时候都没有明确的或原则上的对错,只因大家的性别、性格、经历有所差异,或所站的位置、充当的角色有所不同。

  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人类的悲欢有时并不相通”——这和对方的人品优劣无关,也和彼此的感情深浅无关。

  即使再契合的关系,也会存在差异,如此而已。

  PS:

  这篇日记发布后,我收到了很多豆友的反馈,我才意外地发现:竟然有那么多和我有着相似经历的女孩——不是和老公吵架,而是被人骚扰。

  而这些姑娘们也纷纷通过留言告诉我:这种对陌生异性的敏感与恐惧,大概只有女性才能感同深受。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我突然意识到男女之间对这类问题的看法竟然是如此不同——即使对象是我老公、是我多年的老友,他们依然觉得我的处理方式有点“小题大做”了。

  我非常确认他们对我的感情和善意,与此同时,也就更意识到了不同性别在对待这一问题处理方式上的差异。

  我想,这或许是值得思考与讨论的。

  即使是彼此相爱的人之间也会存在分歧与矛盾,需要我们相互理解与沟通,这或许才是真实的婚姻生活吧~

  因为职业和爱好的关系,我的微信好友众多,我也从未刻意抗拒过加别人的微信。

  直到这次事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大意,开始反思自己之前所表现出的无差别的“礼貌性热情”。

  随着这篇日记的发布,除了支持与共情,我也收到了一些质疑,甚至一度因此想要拒绝豆瓣公号的编辑同学转载这篇文章。

  “为什么对配送员那么客气?”、“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删掉对方的微信?”、“为什么要回他的信息?”、“为什么发信息的时候加表情?”、“为什么还用这个购物软件?”

  甚至有人质问我:是否考虑过这位配送员被投诉后的心情,如果他因此被扣了绩效是否会很无辜?

  只想说:谁也无法预见未来,没有人能做到十全十美。

  不管对方是有心也罢、无意也好,我依然认为,和对方的感受比起来,我的界限与安全更重要。

  也想对有相似经历的姑娘们说:

  如果你觉得对方的行为让你不舒服,那就是不舒服——这个评判标准是由你来掌握的,不必在意别人怎么说。

  直到现在,我仍愿相信这只是个别人的个别行为,我仍会礼貌对待每一位为我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但也会注意保持安全距离。

  希望这次分享可以让更多和我一样的女性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

  但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也不必害怕,勇敢面对、勇敢解决——很多时候,对方或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真正让我们感到恐惧的往往是我们内心的胆怯与懦弱。

  后记:

  感谢大家耐心看完这篇长文,这篇文章今日得到了豆瓣公众号的转载(文章链接:我和老公因为收快递吵了一架),特把在公号里的留言部分补充至此,让这篇内容更加完整。

  大家好,我是这篇文章的作者小圆儿

  感谢编辑也也同学,如果不是她的耐心与共情,我可能还在犹豫要不要授权转载这篇内容。

  自文章发布后,除了支持与鼓励,随之而来的也有一些质疑与攻击。

  我第一次意识到,在一些人心中,加快递员的微信、回复对方的信息、聊天时发表情符号、对陌生人客气热情,都是女性在释放“某种信号”,是在“招惹骚扰”。

  第一次身处这样的位置,我才深深体会到,为什么有那么多被骚扰的女性不敢发声,因为没有人能做到十全十美、“受害者有罪论”真的很伤人。

  我并不觉得迫不得已的小心翼翼必须成为女性的行为准则,甚至为求自保不得不在异性面前表现得冷漠乖张或忍气吞声——这并不是机智,而是另一种形式的委屈求全,它是畸形的,并不应该成为现代女性默认的处事规范。

  毕竟,只有我们足够勇敢坦然,才能让龌龊的人胆怯,不是吗?

  但我们也不必矫枉过正,让自己因此变得一身戾气。

  祝福每一位女性都能平安喜乐,不要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