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感谢我的父母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是务农,文化程度不高,但他们明是非,知对错,在道德准则上有很高的操守。从小到大,对我在做人或做事上面都要求十分的严格。

  我记得,从小到大他们说的最多的是:儿子,我们不是大富大贵的家庭,也没有亲戚做大官,凡事要靠自己,做人要脚踏实地,安安分分。不要做坏事,旁门左道的千万不要碰,也不要讲坏的话,低俗的,违心的,谎言的,冒犯别人的一律不要说,伤害别人的事更不要做,读书能读就尽力读,读不了也没关系,但是做人一定要诚实,善良,勤劳,低调……

  我父母的教育方法不算太高明,但非常有效,他们采取的是老祖宗传承的教育方法:棍下出好儿!他们会费劲心思,找来各种各样挥舞起来十分恐怖,打下去十分疼,但丝毫不威胁性命的道具。每次犯错被逮住,他们都会挥舞着道具,把一条条他们想要告诫我的准则印在我的腿上,试图通过疼痛刻进我的心里。

  对任何事情,父母会先说出是非好坏,然后定出红线,一旦触碰红线,立马抽出棍子,无二话可讲。这种方法虽然粗鲁,但当时对于我和我弟,是极其的有用。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个听话的孩子,但我确定我是真的怕那些挥舞起来的棍子。从小到大,在棍子加持的监督下,对于他们的教导,虽然不能全部做到,但是也差不多以此为基本做人准则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见过的事情多了,经历的事情也多了。慢慢的,我发现诚实,善良,低调这样的品质,有时候你去坚持,往往会给自己带来很多吃亏,甚至给自己带来伤害。

  狡猾,机灵,油嘴滑舌,心机重,城府深,心狠手辣等品质的人,在这个社会往往比较吃香,无论在生意场,还是情场,还是各种场,受欢迎程度和胜算程度,大比例会偏向于拥有这些品质的人。

  谈恋爱,你太诚实,太善良,太低调,那你就追不到男/女孩子。大家可以看看身边那些条件还算可以的单身朋友,不论男女,颜值先撇开不说,他们身上基本都是挂满了老实和淳朴。做生意,你可不能太善良,因为分分钟会被对手沾光便宜,如果你下过商海,那就更加知道,一个优秀的商人只可以表面诚实。在工作职场上,无论哪个国家,大厂也好,小企业也罢,你会发现在同等条件下,混的不错的,往往是那些油嘴滑舌、马屁拍的顺溜的人,更讽刺的是,那些实实在在的老实人都是这帮人的下属。太多太多了,总的来说,诚实,善良,低调等这些从小被父母灌注的优良美德,在这个社会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了。

  写到这,需声明一下。我没有愤世,也没有想要抨击什么人或者事情,只是将我看到的一些现象陈述出来,并说说自己对这些事情的看法,仅此而已。有可能是我的见识短浅,看到的都是些负面的,或者心胸狭隘,只会从负面的角度看这些事情。

  小时候写作文,写我要做一个善良的人,你会被表扬。长大了,你说你要当一个善良的人,你会引来笑话,并被冠上天真、单纯这样非贬非褒的帽子。生活就是这样,很多无奈我们不得不面对。我也不扯罗曼罗兰那一套,什么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看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因为大多数艺术家都不生活的,让他们像我们这样生活,每天为生计工作奔波和拼搏,我猜他们什么英雄主义都不会去想,扯远了……

  在生活中,面对这种情况,其实我也有过挣扎。在某个时期,我把诚实,善良,低调这些东西都收了起来,尝试着让自己狡猾一些,油嘴滑舌一点,适当地再心机重一些,可是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自己不仅非常不舒服,还会经常自我怀疑和迷失。

  那段时间,每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声音冒出来拷问自己“阿浩,你完了,你变成了一个自己都看不起的人”。某一次,和曾经的好朋友相聚时,看到他们那些诚实,善良的品质,我瞬间羞耻了。我羞耻自己的改变,羞耻自己把好的丢弃了,把不好的往身上抹,并且还自以为是应该且正确的,被朋友连续几次无意的举证之后,我真真切切的明白,哪些是适合自己的,哪些是自己不该去碰的。

  我记得有一次去见客户,为了迎合客户,把这辈子的荤段子,违心话,假惺惺的马屁话都说了,当时还窃窃自喜自己表现得很不错,现在回想起来,可真是羞愧至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人,最可怕的不是迷失方向,而是乐在其中,认真想想,还果真是这样。

  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可能需要用一生去探索和尝试,但不要成为哪种人,最好是要早早明辨清楚。人可不能花太多时间去做一个老了之后想起会让自己羞愧的人,毕竟人的一辈子真的不长。找不到答案不要紧,不要答题就行了,不答题留个空,起码看起来还有可能,要是硬答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仅难看,最后留下个臭名声就更不划算了。

  在我的世界里面,没有好与坏,只有选择。狐狸有狐狸的活法,狮子有狮子的准则,并不是说狐狸是不好的,狮子是好的,都是生存方式和选择的技能。我们人亦是一样,各有各的活法,善人也好,恶人也罢,都是在短短一生中的自我选择。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自己信奉的价值观和道德准则又是什么,即使这个世界都去崇尚那些品质(狡猾,心机重),我也会坚守自己信奉的(诚实,善良),相信的。

  最后借用李荣浩的歌词,高调感谢我的父母,同时生硬的结束这篇文字。感谢他们给我的不少不多,足够我在这年代奔波,足够我生活。

  文/阿浩